正文返回列表

DS76日本-影响农产品的措施案

来源: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7-12-11 点击量:

案件编号:DS76

申诉方:美国

被诉方:日本

第三方:巴西、欧共体、匈牙利

 

一、案件背景

      日本于1950年制订《植物保护法》及《植物保护法施行细则》,并于同年对包括美国等疫区出产的苹果、樱桃、桃、胡桃、杏、西洋梨、李以及温桲等八种农产品实施限制进口措施。理由为上述水果疑为苹果蠹蛾(codling moth)的宿主,而日本国内并无此种害虫,如果因开放上述农产品进口而不慎引入苹果蠹蛾,将对日本国内农业造成损害。

      日本同时规定,如果某出口国采取相应的植物卫生措施,并能证明经过处理后的水果能达到日本上述进口禁令的同等保护水平,则该进口禁令可以取消。为判断出口国替代检疫措施的有效性,日本农林水产省于1987年制订了两项检测指南,分别是:“产品进口限制解除指南——熏蒸”,以及“昆虫死亡率品种比较检测指南——熏蒸”。 由于日本经过实验发现同一产品的不同品种用溴化甲烷熏蒸后的CxT值(指在溴化甲烷燻蒸法中,燻蒸室内杀虫剂浓度与燻蒸时间的关系,表示在燻蒸过程中害虫所承受的有效剂量)存在差异,故而认为同一产品的不同品种间,引进疫病的风险程度亦不相同,并在上述第二项指南中规定,同一进口产品(product)的不同品种(varieties)应适用不同的检疫标准。本案有关“品种检疫”措施的争议由此而来。

       此后,日本农水省于1996年邀请12位来自昆虫学、动物学及植物病原学界的专家组成“专家委员会”(Expert Committee),以评估苹果蠹蛾的侵入风险,并就日本政府宜实行何种进口检疫措施加以防范提出建议。“专家委员会”测试发现,包括苹果蠹蛾在内的十五种害虫具有极高的侵入可能性,且该害虫的幼虫寄生在果实内部,无法用肉眼观察或一般检验程序检出,因此建议政府实行下列防范措施:除禁止进口该害虫的宿主植物(host plants)外,还必须针对可能寄生该害虫的进口农产品进行熏蒸处理措施;且由于该害虫的侵入风险极高,宜实行严格的“品种检疫”措施。日本政府援引上述评估结果,作为支持其实行“品种检疫”措施的科学证据之一。

       美国认为,日本“专家委员会”的风险评估结果只能证明苹果蠹蛾是一种具有引进可能性的害虫,却无法证明“品种检疫”措施具有科学依据,是防范引进苹果蠹蛾的必要检疫措施。同时,美国指称,日本“品种检疫”措施所订的检疫标准过于严苛,耗时长、费用高,无形中加重了出口国的负担,自从日本实施该项措施后,美国所出产的苹果等水果的新品种几乎无法再出口至日本,“品种检疫”措施实质上已构成隐蔽性的贸易限制措施。况且,美国也曾针对苹果的七个品种、樱桃的九个品种、玫瑰油桃的十个品种、以及胡桃的四个品种进行检疫测试,测试结果发现不同品种的检疫效果并无差异。因此,美国抨击日本的“品种检疫”措施缺乏充分的科学证据支持,对贸易造成了不必要的限制,并指控日本未公布有关“品种检疫”措施的相关法规,违反了SPS协定有关透明度义务的规定。

 

二、诉讼程序概要

       基于上述理由,美国于1997年4月7日要求与日本磋商,要求日本改采“产品检疫”措施(testing by product)[1]作为“品种检疫”的替代措施。由于双方磋商未果,美国遂于10月3日要求WTO争端解决机构成立专家组审理本案。1997年11月18日,专家组成立。1998年10月27日,专家组报告向各成员散发。报告判决日本违反SPS协定第2.2条、第5.6条及第7条的相关规定:

  1.    日本针对苹果、樱桃、油桃以及胡桃四种进口产品实行的“品种检疫”措施,违反了SPS协定第2.2条的规定:“……若无充分的科学证据即不得实行植物卫生措施,但第5.7条规定的情况除外”。亦即由于日本未提供充分的科学证据,且不具备第5.7条有关实行临时性措施的要件,因此不符合SPS协定第2.2条与第5.7条的规定。
  2.    日本对于苹果、樱桃、油桃以及胡桃实行的“品种检疫”措施,违反了SPS协定第5.6条的规定:“……各成员在制定或维持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以实现适当的卫生与植物卫生保护水平时,应保证此类措施对贸易的限制不超过为达到适当的卫生与植物卫生保护水平所必须的限度,并考虑技术和经济上的可行性”。亦即由于日本实行的“品种检疫”措施比其它经济与技术上可行的替代措施对贸易的限制程度更大,因此不符合SPS协定第5.6条的规定。
  3.    日本未公告其“品种检疫”措施的法规内容,违反了SPS协定第7条以及协定B有关透明度义务的规定。

       基于上述判决,专家组在报告中建议,争端解决机构应要求日本改变其“品种检疫”措施,以符合SPS协定下的义务。

       1998年11月24日,日本提出上诉。1999年2月22日,上诉机构报告散发至各成员,判决日本败诉。3月19日,专家组与上诉机构报告在DSB获得通过。6月4日,美、日双方同意将本案的合理执行期限定为9个月零12天,从1999年3月19日起到12月31日止。2000年1月10日,日本通知争端解决机构,日本政府已于1999年12月31日废止“品种检疫”措施,并将与美国磋商,寻求新的替代检疫措施。2001年8月23日,日、美通知争端解决机构,宣布就取消争议农产品进口限制的条件达成了一个双方同意的解决方案。

 

  • 案件主要争议

(一)品种检疫措施是否有充分的科学证据支持

       此项争议主要涉及SPS协定第2.2条。该条原文规定如下:“各成员应保证任何卫生与植物卫生措施仅在为保护人类、动物或植物的生命或健康所必需的限度内实施,并根据科学原理,如无充分的科学证据则不再维持,但第5条第7款规定的情况除外。”

(二)品种检疫措施是否建立在风险评估的基础上

       美国指控日本实行“品种检疫”措施没有以风险评估为基础,违反了SPS协定第5.1条规定的义务。日本则辩称:“品种检疫”措施是依据《1997年苹果蠹蛾害虫风险评估》报告(1996 Pest Risk Assessment of Codling Moth)实施的,该报告具有完整的风险评估程序,不仅符合《FAO害虫风险分析准则》(FAO Guidelines for Pest Risk Analysis),而且有充分的相关科学证据做为支持。

(三)品种检疫措施对贸易的限制是否超过了必要限度

      美国认为日本实行“品种检疫”措施的贸易限制效果太大,已超过适当的检疫保护水平,不符合SPS协定第5.6条的规定。

(四)日本是否违反了SPS协定的透明度义务

       此项争议主要涉及SPS协定第7条及附件B的规定。美国认为日本并未通报“品种检疫”措施的相关规定,违反了SPS协定的透明度义务。

 

四、简要评析

       本案是通过专家组、上诉机构审理的第三个涉及SPS措施的贸易争端。本案主要涉及SPS协定的几个基本原则:风险评估和科学证据原则,以及WTO成员的透明度义务。

      SPS协定第2.2条要求,各成员实行的检疫措施应当有“充分的科学依据”。而要确定这些措施是否有充分的科学依据,还牵涉协定第5.1条(检疫措施应当以风险评估为基础)、第3.3条(在有科学依据,且措施不违反协定其他规定的前提下,成员方可以采取保护程度高于国际标准的措施)、第5.7条(在科学依据不充分时,如果满足规定的条件,可以采取临时检疫措施)。从上可以看出,科学依据与风险评估有密切的关系,这些评估结果是采取检疫措施的科学依据。本案中,日本对同一种水果的不同品种提出要逐一检测,但又没有数据证明这样做的合理性,日本的败诉主要是由于这一点。此外,各成员还应遵守透明度义务,第一时间通报SPS措施的异动情况,并通过咨询点方便贸易成员获取相关信息,从而便利国际贸易的顺利进行。



版权所有:湖南省质量和标准化研究院 | 技术支持:维新科技

地址:长沙市时代阳光大道238号 电话:0731-89967320 邮编:410111 网站总访问量:

湘ICP备案号 12000199号-2 湖南省质量和标准化研究院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IE6.0以上,分辨率1024*768浏览网站

湘ICP备案号 12000199号-2 湖南省质量和标准化研究院版权所有技术支持:长沙维新科技开发有限单位